首页 > 信阳之窗 > 豫风楚韵 > 文学

莲花之美

信阳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.xinyang.gov.cn 时间:2013-07-22 来源:

 
  付秀宏

  莲是佛花,香清溢远。《华严经探玄记》以莲喻真如佛性:“如世莲华,在泥不染,譬如法界真如,在世不为世法所污。”莲花因其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有“花中君子”之雅称。

  历代文化名人笔下的莲,文化情韵与亭亭玉姿相辉映,曼妙无限。莲花的种种美态,极应宁静之心,极富清雅之味,令人流连。

  莲花之美,美在意态。每逢仲夏,莲花挺立于碧叶之间,在绿叶映衬下,风姿绰约,格外消魂。此时若有采莲男女泛一叶轻舟,穿梭于莲丛之中,那种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,乱入池中看不见,闻歌始觉有人来”的至妙情境,如仙似梦!

  莲花之美,美在颜色。“满池碧叶铺水面,白红粉莲次第开。”湖上,仿若是会动的工笔长卷,一直绘到天边。宋代诗人杨万里是咏莲高手,他仅咏莲诗就有数十首之多。他陶醉于杭州西湖莲花一隅,吟出千古妙句: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此句色调虽尽情泼洒,却对仗优雅似梦,一向被人誉为“诗海珍品”,百读不厌,久颂成仙。

  莲花之美,美在质感。莲花的质感是一种带有文化味的香气浸染,每当泛舟莲叶间,总有暗香存肺腑。喜爱莲花清雅的人,喜欢从《乐府诗》、《爱莲说》一直背到《荷塘月色》,满眼是景,满眼是诗。屈原爱荷成癖,《离骚》有曰:“制芰荷以为衣兮,集芙蓉以为裳。”他不仅衣裳要用莲荷制作,还希望与莲花为邻,住在荷下,他的《九歌》竟有“筑室兮水中,葺之兮荷盖,芷葺兮荷屋”的句子。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中,将荷花比作“碧天中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”,真乃“天然去雕饰,清水出芙蓉”的清雅小夜曲。

  莲花之美,美在品格。因为有品格,莲花才卓立不群。莲叶情韵依依,莲花站立造精神。多叶茂盛捧一花,让人看到其内心本真。人心归莲,无疑是一次心灵的涤洗。花儿静静站在那里,甚至避在叶间。这莲,多像修炼多时的圣者呀……

  莲花之美,美在趣味。李清照与莲花的邂逅,可谓一次美丽的“相遇”。且看她的《如梦令》: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”因是不期然闯入莲花丛,迷情惊动鸥鹭,戏剧性的趣味意象转变,其意在写莲花之静态之深。她多像做错事的小孩子,打扰了这一方静谧,心含愧疚。

  莲花之美,美在高雅。清代康熙皇帝游西湖,一路游到西湖苏堤的跨虹桥边,看到这里重廊复道,轻风淡吹,荷花吐香,于是把“曲院荷风”改为“曲院风荷”。康熙皇帝也是以动来写静,不过“此动”比“李清照之动”要轻曼很多,有熏风如醉之妙,难怪被称为西湖八景之一。

  莲花之美,美在艺术。清代书法家铁宝书,游济南大明湖,见满湖绿影、万点荷红,书写了“四面荷花三面柳,一城山色半城湖”这副楹联,置大明湖北岸“小沧浪亭”园门左右。银勾铁划的书法艺术,由高及低的数字对偶,为赏荷胜地平添了无穷魅力。著名画家潘天寿,乃画莲高手,他在一把洒金扇面上画了西湖莲,题为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墨彩交融,惟妙惟肖。人们摇动扇子,如觉莲香在手,清风吹拂,独具情趣。

  莲花之美,美在想象。台湾诗人余光中一生爱莲,他在《莲恋莲》中,写出了自己爱莲想象入静的绝妙体验:“立在荷塘草岸,凝神相望,眸动念转。一瞬间,踏我履者是莲。拔田田之间,亭亭临风的是我。岸上和水中,不复可分,我似乎超越了物我的界限,更超越了时空。”如幻似真的朦胧之境,勾画了莲与人的心心相悟。

  莲花之美,究竟美在哪里呢?我想,它满藏在我们心里!莲花不事张扬,它走近人心的方法绵长而细润,因宁静而悠远的心灵内质,给人自成境界的美妙。莲花美的极致,非图画所能表,乍见所能识;它是优雅德行的历历呈现,它是知音遍地的岁岁彰显……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